通信运营商该不该向互联网商收取网络建设费?

2021-12-01 11:54:15
数字中国
文章摘要: 在全球电信运营商要公平“闹革命”的同时,国内电信运营商却是连续多年执行国家要求的“提速降费”政策——不但对公众用户的通信费用进行大幅度降低,而且对企业用户的通信费用也大幅下调。但最终网络买单的,却是这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

每个人都上过高速公路吧,相信大家都已清楚,不同的车型收费标准不同,这已是行业惯例——比如重卡与小轿车的费用不同,这是肯定的事。原因也很简单,重卡不但占地方也费路,对高速公路的损耗比小轿车要高不少。而且假如重卡太多,经常引发高速公路阻塞影响普通小轿车通行效率的话,大家怨声载道的吐槽就不可免。公路维护部门的解决方式要么就是对重卡进行限流,要么就得扩充加宽路面,比如从4车道扩充至8车道。

在普通交通公路上我们习以为常的不同收费标准,但在信息交通公路上却成为例外,被一视同仁——不管行驶的是什么样的车,使用的收费标准完全相同。这种情况下,就让类似重卡的BAT、TMD这种大流量互联网商获得了额外福利——由于它们的流量太大,普通用户的小流量使用就受到一定影响。而通信运营商为了保证所有用户的基本流量使用体验,就不得不经常性进行带宽扩容,进行基础网络扩容建设,额外引发的增加成本居高不下。

正是基于这种不太公平的情况,通信运营商有意向大流量互联网商收取网络建设费用就被提上记事日程。比如据路透社报道,西班牙电信(Telefonica)、Orange、KPN、英国电信集团(BT)、奥地利电信(Telekom Austria)、Vivacom、Proximus、Telenor、Altice Portugal、Telia Company和瑞士电信(Swisscom),以及德国电信和沃达丰等13家欧洲电信运营商CEO联合发布声明要求:美国科技巨头应该承担欧洲电信网络部署的部分成本,因为这些公司频繁使用欧洲电信网络。虽说没有指名道姓,但可以明确的,应该指的是Netflix、YouTube以及Facebook这些美国流量大户。

在这13位CEO的联名信中,他们表示:“网络流量的很大一部分是由大型科技平台产生和赚钱的,而且比重还在不断增加,但这需要电信部门进行持续、密集的网络投资和规划。”“这种模式——使欧盟公民能够享受数字化转型的成果——只有在大型科技平台也公平地分担网络成本的情况下,才能持续下去。”

在全球电信运营商要公平“闹革命”的同时,国内电信运营商却是连续多年执行国家要求的“提速降费”政策——不但对公众用户的通信费用进行大幅度降低,而且对企业用户的通信费用也大幅下调。但最终网络买单的,却是这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

虽说这是不同国情下的不同反应,但从常理来说,信息高速公路上的这种收费方式确实是不太合理,有违市场化长期健康发展。

其实关于运营商向OTT这种互联网商收费费用,在我国也不是没有被提及,早在10年前微信刚刚兴起之时(当时用户大约才3亿),业界就曾围绕着运营商要不要向腾讯收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当时通信主管部门就曾明确表示:运营商向OTT收费的要求“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因为历史原因,主管部门协调收费事宜最终没有下落。当时主管部门也明确表示过:既会考虑运营商的合理要求,也会严禁运营商利用垄断地位遏制微信等增值服务发展。但我国这10年来通信行业的快速发展及激烈竞争,最终运营商为了抢市场份额大打价格战后,其实所有的开支都成了自付。最终形成互联网行业火热、吃香喝辣;通信运营商行业日暮西山、苦守薄田艰难渡日。

所以,通信运营商该不该向互联网商收取网络建设费?这将成为未来时间最需要考虑的一个主要矛盾。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