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不得不购

2021-03-17 15:14:27
肖余林
文章摘要: 传统农产品产业链存在诸多痛点,比如批发商抬价、冷链和运输费用高、运营成本高等等。虽然“蒜你狠”、“姜你军”是前几年就有的梗,但单就价格来说,每到年底等节假日,果蔬价格都会上涨,菜市场“葱忙涨价”背后,可能有产量减少的原因,但中间商从中赚取差价的行为也真实存在,而菜农和商贩并没有赚到多大好处。

在严格的监管和唱衰声中,互联网平台对社区团购的投入只增不减。平台做社区团购是不是“没有理想”不再重要,面对流量焦虑和竞争压力,社区团购已经成了平台不得不做的事情。

流量在社区、在高频

阿里正陷入用户增长瓶颈,据《晚点》数据,去年三季度,阿里花出去10个季度以来最高的销售费用,253.4亿元,获客成本高达1158元/客,是拼多多的5.5倍。9月份,手机淘宝客户端也迎来大改版,手淘首页全面信息流化,拉长用户在手淘的停留时间。即便如此,春节期间拼多多DAU连续两天超过手淘。

如此背景下,虽然旗下有专攻下沉市场的聚划算,但阿里仍成立社区团购事业部,表示“不计投入”。综合多家媒体报道看,社区团购获客成本在5-20元/客,远优于传统电商,而日均一次的采购,可能比外卖还要高频。社区团购的低价流量和高频需求,正是眼下阿里、甚至整个电商行业最需要的东西。

蛮荒期过,弱者出局

此前,市场监管总局针对社区团购提出“九不得”,为这场低价大战紧急踩下了刹车,近日,监管部门也陆续开出罚单,社区团购面临的舆论压力一直居高不下。监管和舆论指向了行业处于白热化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前有滴滴、拼多多、美团等巨头入场,后有京东、阿里、顺丰等平台型企业加入,行业走到现在,已经是巨头之间神仙打架,小玩家不得不退出。这也意味着,行业此前的蛮荒期已过,整顿之后规则变得清晰,风险相应下降。

同时,早先入场的玩家也已经将玩法跑通。中信证券数据测算,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在890亿元以上。美团优选日均件单量已经突破2000万,日均交易总额达到1亿元。多多买菜2月份日均件单量做到了1500万,日均交易总额约7500万元。市场今年的规模只会有增无减。

社区团购属于电商发展的新形态

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曾经提到:社区团购再干一两年,500平方以上的超市基本上没戏了。离顾客越近、给顾客创造更大价值的店铺才有价值。当时这个说法引起了很大争议,但今天再看其实不无道理。连锁商超、大型菜场等货品品类数量都在万件上下,社区团购发展一年后,各家平均货品品类数量已经在2000个上下。

电商的履约经过了7日达、3日达、次日达、当日达,电商一直在缩短商品和用户的距离,社区团购看上去属于次日达,但事实上属于预购,跑在供应链上的商品都是已经卖出去的商品,从这一角度看,社区团购可以说是电商的“终极形态”。

当然,按照互联网的速度,提升品类数量和配送都不是难事,关键还在于用户习惯的塑形和供应链的搭建。

农产品供应链扁平化大有可为

传统农产品产业链存在诸多痛点,比如批发商抬价、冷链和运输费用高、运营成本高等等。虽然“蒜你狠”、“姜你军”是前几年就有的梗,但单就价格来说,每到年底等节假日,果蔬价格都会上涨,菜市场“葱忙涨价”背后,可能有产量减少的原因,但中间商从中赚取差价的行为也真实存在,而菜农和商贩并没有赚到多大好处。

《晚点》的报导中,一位长沙盒马集市人士称,在不考虑补贴的情况下,一个团点日均销售量达到20单,平台就能实现盈利。社区团购主流用户都属于价格敏感型,加上监管当头,平台很难变相涨价,为了拿到利润,通过统一招标拿到最低价货源成为主要手段。

因此,从“眼前的几捆白菜”面向对农产品供应链改造,不仅是社区团购的“星辰大海”所在,也是决定谁能玩到最后的命脉。将来,社区团购将更优质的服务和商品推向社区,也将农产品货源地的供应和用户的需求高效匹配,未来可能改变整个农业生态。

结束语

社区团购如能从源头上控制注水肉、毒姜、蒜你狠等恶习就更好了,会帮助电商巨头从平台经营走向品牌经营,反塑供应链建立品牌,定会深入社区培养自有用户。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