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历程及启示

2021-01-13 16:29:22
数字教育域外观察栏目
颜荆京/汪基德/冯瑞茹/朱凡/李钦芳
文章摘要: CIO体制在政府、企业的成功实践使美国高校受到冲击,也引发了美国高校的深度思考。20世纪90年代,信息资源的爆炸式增长与信息技术更新速度的日新月异对学校信息管理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学校信息管理系统难以适应信息化发展需要,战略信息系统应运而生,CIO体制呼之欲出。

美国是高校CIO体制发展最早的国家,也是目前高校CIO体制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美国高校CIO体制大致经历了萌芽、发展、成熟三个阶段,发展历程清晰完整,CIO体制实践成效显著。本文综合借鉴美国多所高校CIO体制,并结合我国高校的组织架构,构建了我国高校CIO体制框架,并提出了几点建议:明确CIO的角色、职责和地位,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培养高素质的高校CIO人才,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人力资本;加强示范引领、校际共建共享,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资源支持。

一、问题的提出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简称“CIO”),一般被译为“首席信息官”。CIO是由于信息技术的进步和信息资源在组织中的作用日益凸显而产生的一个角色。目前,学界尚未对CIO的界定达成共识,但是“CIO是组织中的高层管理官员,参与组织决策过程,并负责信息技术、人员和资源的统一规划和调配”却是无可争议的。近年来,我国教育信息化飞速发展,在此背景下,许多高校借鉴企业管理模式创建CIO职位,高校CIO体制逐渐得以发展。高校CIO体制是高校教育信息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如何借助信息技术获取大量信息继而获得发展主动权与优势是高校管理者建立CIO体制的出发点。高校CIO体制是以CIO为领导核心,针对高校组织内的信息技术和信息系统进行统一管理、合理分配,使信息资源成为学校核心竞争力的一系列制度安排的总和[1]。早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为了解决高校信息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信息管理问题,国内一些学者开始探讨在高校设立CIO的可能性,北京大学黄达武教授于1996年提出中国高校建立CIO体制的设想,2005年北京大学建立了CIO体制——由常务副校长兼任CIO领导,并成立北京大学信息化建设协调小组。随后,北京大学信息化建设与管理办公室、信息化建设专家委员会成立。北京大学CIO体制的建立掀起了学界对CIO体制的研究热潮,研究焦点由企业CIO体制转向高校CIO体制。高校的教学、科研和管理越来越依赖于信息技术,使得高校信息管理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我国政府亦开始重视教育领域CIO体制的建设。

目前,我国高校CIO体制尚不完善,主要体现在:①CIO一般由副校长兼任;②大多数CIO并没有经过专业的学习和训练,在信息技术素养、信息技术发展战略的规划以及推动信息化发展战略的实施等方面都难以达到CIO职位应有的标准;③大多数高校尚未建立较为完善的CIO体制。美国作为信息化管理水平较高的国家,越来越多的高校在不断探索的基础上,逐渐建立、完善了本校的CIO体制并取得了显著成效。因此,研究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历程对于我国高校建设与发展CIO体制以进一步推动高校教育信息治理体系建设、实现教育现代化发展目标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

二、美国高校CIO体制产生的背景

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信息资源重要性的日益凸显,CIO这一概念应运而生,但是,由于起初多数人并不理解CIO的意义,因此,CIO职位真正设立的时间相对较晚。CIO职位首先诞生于美国的政府部门。1980年,美国政府颁布《文书消减法》,提出设置“高级文书消减和信息管理官员”的职位(这一职位已具备了CIO的某些特性)。1984年,针对政府中信息管理混乱导致“政府拥有太多的错误信息、太少的正确信息”这一问题,负责成本控制的美国总统私人事务委员会即格雷斯委员会提出,在政府的每一级机构中设立一名CIO,以便从较高层次全面负责本部门信息资源的管理、开发和利用[2]。随后,加拿大、日本等国家的政府部门也纷纷设立CIO职位并逐渐发展为CIO体制。

CIO体制在政府部门的成功实践引来了部分大型公司的关注与追捧。美国一些大型公司和企业集团(如Coca Cola、IBM等公司)率先引入CIO体制,CIO体制的引入有效地改善了公司的经营与管理,这一“试验”结果促使其他公司纷纷效仿。调查结果表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美国500家大型企业中已有40%的企业设立了CIO职位[3]。美国、法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的企业已于20世纪90年代将CIO体制视为基础性建设[4]。CIO体制在企业中得到极大发展,尤其是在银行、保险、交通、能源、电力等行业显示出不可或缺的魅力。

CIO体制在政府、企业的成功实践使美国高校受到冲击,也引发了美国高校的深度思考。20世纪90年代,信息资源的爆炸式增长与信息技术更新速度的日新月异对学校信息管理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学校信息管理系统难以适应信息化发展需要,战略信息系统应运而生,CIO体制呼之欲出。某些高校管理者逐渐意识到,只有创新管理体制,从战略层面统筹全校的信息管理与规划,才能增强学校的核心竞争力[5]。战略信息系统的建设和发展需要既懂技术和组织规划又了解行业发展的人才,以CIO为核心的CIO体制满足其发展需求。因此,美国高校便通过全自主探究,或借鉴政府、企业较为成功的CIO体制,逐步探索、构建、完善适合于本校校情的CIO体制。

三、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历程

20世纪80年代,第一位高校CIO在美国某大学(尚无从确定具体校名)诞生,时至今日,美国高校CIO体制大致经历了萌芽、发展、成熟三个阶段。

(一)萌芽阶段

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是美国高校CIO体制的萌芽阶段。1983年,第一位高校CIO在美国诞生,次年,高校CIO人数增加至20个,1986年,飞速发展至100多个[6],然而,直到1990年,专职CIO人员并未在高校中出现。

在这一阶段,CIO体制的核心人员CIO已经出现且其人数呈逐年增长态势的局面,但是由于CIO在使信息系统高效、有效方面的作用过于模糊,从而引发了诸多质疑。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①高校管理者对CIO的角色定位不清。大部分高校聘请CIO仅仅是受当时形势的影响,实际上,他们并不了解CIO在高校中的角色定位、素质要求以及需要履行的职能,CIO更多的是作为IT顾问而非IT决策者。部分管理者甚至认为,给予信息管理系统总监一定酬劳让其兼任CIO,也能达到应有的效果。②CIO自身并不能直接带来资本。CIO所做的只是规避风险,对资源进行顶层的规划与整合,他们实施组织管理的效果难以量化,其价值在短期内难以体现,相反,CIO在对组织进行规划和规避风险时甚至还要花费一些资本。③CIO未能得到“老派”管理者的支持。一方面,由于前两点原因,“老派”管理者难以认同CIO的价值与作用;另一方面,CIO并未坚持将战略信息系统的价值宣扬给“老派”管理者,从而改变他们的看法,提高他们对战略信息系统的重视,获得他们的支持。

(二)发展阶段

20世纪90年代初至21世纪初是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阶段。随着CIO体制在高校的不断发展,为了帮助CIO更好地开展工作,部分高校设立了专门的CIO办公室,并根据CIO的职责设立相应的部门,使CIO从繁杂的琐事中解放出来,从而能够真正从全局出发统筹协调信息管理工作。美国高校CIO人数在1990年接近200个,在2001年人数飙升至1300个。[7]据ACCS(Asian Campus Computing Survey,国际性合作研究项目,主要目的是了解亚洲地区各国高校信息化建设的最新动态和信息)项目调查,2002年,设立CIO体制的高校比例达到69.3%;2008年,设立CIO体制的高校比例达到79.03%[8]。

整体而言,美国高校CIO体制在这一阶段得到普遍认可,而且发展迅速。究其原因主要有:①专家学者的理论指导。在CIO体制的发展过程中,相关研究对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指导和促进作用[9]。②高校领导层的大力支持。在教育信息化浪潮的推动下,高校领导层意识到引入CIO体制的必要性,并且迫切希望CIO体制的引入能够改善信息化管理面临的困境。同时,随着CIO体制的发展,高校领导层也对CIO体制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对高校CIO的角色、职责和地位的定位趋于专业化。③早期的经验积累和后来的价值彰显。在总结早期发展经验的基础上,CIO体制在高校战略信息系统中的价值逐渐得以彰显,CIO的地位进一步提高——由辅助者或配角转变为拥有一定决策权利的角色(CIO的任职人员越来越向领导层发展,甚至出现了由校长本人兼任CIO的情况),CIO的职责由萌芽阶段的IT顾问向IT决策方向转变,CIO逐渐成为高校信息化领导者而且人数越来越多。

(三)成熟阶段

近十年,美国高校CIO体制逐渐走向成熟。CIO体制在美国高校核心任务中的价值日益凸显,无论是公立高校还是私立高校,基本已形成适合本校校情的CIO体制。这一阶段,美国高校CIO具备的能力主要有IT能力、良好的人际关系、卓越的管理能力、统筹全局的合作能力、熟练的商业业务处理能力、教育能力等[10]。美国高校的CIO主要扮演商业合作伙伴、IT技术支持、合同监督者、整合者、信息专家或IT战略专家、IT教育者等角色[11],其主要职责为:①领导和统一管理高校的信息资源;②参与高校信息方面的决策;③负责协调信息部门与其他院系及部门之间的沟通合作;④作为信息类教育专家,负责培养CIO人才。[12]

美国高校CIO体制在这一阶段已发展较为成熟,主要表现为:①CIO有明确的角色和职责。②多数CIO拥有决策权。高校领导层已经深刻认识到CIO体制对学校管理的重要作用,赋予了CIO更多的权利,大多数CIO处于领导地位,可直接参与学校的重大决策。③高校CIO体制发展健全。美国高校大都设立了专门的CIO办公室。同时,根据CIO的职责设立相应的部门,形成了较为健全的CIO体制。在CIO的统一战略规划下,各部门协调联动,从战略层面促进高校的长远发展,提高高校的核心竞争力。④很多高校在发展过程中,根据学校自身的特点,逐步形成了具有本校特色的CIO体制。

美国高校CIO体制发展至今已较为成熟,高校借助CIO体制统筹、协调和管理学校的信息资源,有效解决了信息化发展过程中各部门各自为战、信息资源利用率低、信息技术的服务和应用僵化落后等问题,显著提升了信息资源管理水平,为高校信息化的建设发展提供了持续性的体制保障。

四、启示

美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历程对我国高校CIO体制的架构与建设提供了一定的借鉴价值。

(一)对我国高校CIO体制架构的启示

目前,我国部分高校专门设立信息化管理办公室来负责信息化工作,但是由于缺乏专业CIO的领导与管理,大多数信息化管理办公室展现的仅仅是服务职能,尚未涉及决策层面,不足以为其所在高校的信息化建设与决策提供支撑和依据。因此,综合借鉴美国多所高校CIO体制的结构,并结合我国高校的组织架构,本研究构建了我国高校CIO体制结构图,如图1所示。

由图1可知,我国高校CIO体制可分为三层:领导与决策层、管理与服务层以及操作与应用层。

1.领导与决策层

领导与决策层主要由校长、以CIO为核心的信息化领导小组以及专家委员会组成,主要负责制订高校信息化发展战略,对信息化的规划建设做出决策。以CIO为核心的信息化领导小组给出实施方案,直接对校长负责,向校长汇报。专家委员会对发展战略、信息化规划提出建议。

2.管理与服务层

管理与服务层主要包括信息化管理办公室及根据CIO职责设立的相关部门。信息化管理办公室下设网络运行部、网络信息部、教育技术部、学生服务部等。网络运行部的主要职责为:①校园网的规划、实施和建设;②校园网的日常管理和维护;③校园网运行的安全监测及管理;④校园网出口的管理和控制;⑤为校内用户提供技术支持。网络信息部的主要职责为:①保障学校业务信息系统平稳运行;②管理校内各单位的域名、网站、邮箱和托管设备等;③发布网络通知和公告、接受校内外网络信息咨询并向用户提供技术支持;④制订学校信息资源建设规范,根据实际情况开发相应的业务辅助系统;⑤根据工作需要和校园网运行情况,针对单位员工和相关师生进行相关的业务培训。教育技术部的主要职责为:①学校教育技术发展规划的制订与实施;②教学资源建设和教学平台的推广和维护;③教师教育技术教学应用能力培训工作的开展;④学校教育技术设施的管理与维护;⑤相关教学成果的开发和应用。学生服务部的主要职责为:①协助主管领导负责校园一卡通建设的总体规划、设计、协调及具体实施;②保障校园一卡通系统的正常运行,做好管理、维护及数据安全工作;③做好与结算中心及教学、科研、管理相关部门的沟通与合作;④为学生提供优质服务,为管理者决策提供依据;⑤负责校园一卡通日常维护工作。

3.操作与应用层

操作与应用层主要是各院系、部门共同推进信息化项目和战略的具体实施,并将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向管理和服务层进行反馈,促使其不断完善。

(二)对我国高校CIO体制建设的启示

1.明确CIO的角色、职责和地位,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明确高校CIO的角色定位。处于萌芽阶段的美国高校CIO由于角色定位不清从而导致CIO的价值无法充分发挥,进而遭受质疑。只有当领导者认识到CIO在高校信息化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并给予CIO决策权,使其参与到学校信息资源的整合和发展战略规划制订当中时,CIO体制的优越性才有机会在高校得以凸显。目前,我国许多高校领导仍然认为,CIO只是辅助教学、科研和管理工作,只是充当技术人员或IT咨询的角色,并未清楚地认识到CIO在高校信息化发展中的特殊地位,也未让CIO真正参与到学校未来发展规划当中。因此,我们可以吸取美国高校CIO体制发展中的经验和教训,纠正错误观念,转变对CIO角色的认识——CIO不仅是技术人员或IT管理者,而且是高校信息资源建设的总设计师,是执掌校园信息化建设“帅印”的人。

明确高校CIO的职责内容。高校CIO职责不明确在一定程度上是由CIO角色定位不清晰导致的。美国高校CIO体制在萌芽和发展阶段一直未能对CIO的职责进行清晰的界定,严重影响了CIO体制在高校中价值作用的发挥。目前,我国许多高校虽已引入CIO体制但却依然未能明确CIO的职责。因此,我们应该吸取美国CIO体制发展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借鉴其在成熟阶段已发展完善的职责内容,并结合学校的具体情况,明确本校CIO的职责。

明确高校CIO的地位。高校“一把手”应该认识到:实行CIO体制是高校信息化建设中的核心部分,而非锦上添花。CIO在高校中的地位不能仅仅停留在拥有建议权的“低层人员”,而应是具有一定决策权的高层领导者,应是能对学校未来发展战略做出统筹规划的人。

2.培养高素质的高校CIO人才,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人力资本

CIO作为CIO体制的灵魂人物,是CIO体制激发动力、迸发活力、涌现创造力的源泉,是CIO体制发展的决定性力量。目前,我国对CIO的培养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非专门性的培养模式,主要指的是各个大学商学院的MBA教育(部分课程是为CIO开设的);另一类是专门性的培养模式,主要指的是政府、企业、大学和社会培训机构为培养CIO而专门开设培训班,但是,这些培训班侧重于为企业、政府培养CIO人才。

我国高校CIO人才的培养可以在借鉴政府、企业CIO培养模式和知识体系的基础上,以问题为导向,以专业学习和具体实践为主线,因材施教。首先,准CIO除学习信息技术、信息管理、信息系统、经营管理、公共管理、信息变革、信息战略、信息文化等基础知识之外,在他们参训前,培训机构可以事先征询、搜集高校信息化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整理后形成问题模块,选聘经验丰富的一线CIO人才作为主讲人,讲授内容应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便于准CIO能够“近距离”地解决现实问题。训后,还可以借助信息技术给予准CIO跟踪指导。其次,对准CIO实行因材施教。具体策略为:①制订不同的培养方案。由于准CIO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各有差异,所以应尽可能地根据他们各自的情况制订不同的培养方案,或提供多种培养方案供他们选择。②课程模块化。增加选修课的门数,扩大选修课的范围,以便满足准CIO的不同需求,增加选择的灵活性和个性化。③培养方式的多样化。多种培养方法结合,强调授课方式的生动性和互动性,突出培养准CIO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注重案例教学与实践管理之间的契合度。

3.加强示范引领、校际共建共享,为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提供资源支持

目前,我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的CIO体制发展较为成熟,而大部分高校由于遭遇资金阻力等问题,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尚不全面,还未完全具备引入CIO体制的条件,还有部分高校尽管已经具备了CIO体制建设的条件,但是仍处于迟疑不前的状态。因此,国家应出台相应政策,鼓励高校发展CIO体制,为其发展创造条件:①注重示范引领。国家应鼓励和支持拥有更多资源和较强能力建设CIO体制的高校发展CIO体制,促使其在发展和建设过程中加强学习与交流,以不断促进高校CIO体制的发展,待CIO体制发展成熟后,将其成果惠及其他高校,以点带面,实现更多高校向世界一流大学的飞跃。②建立“高校CIO体制联盟”,实现校际CIO体制建设的信息资源共享和相互扶持。加强共建共享将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促使CIO体制更快发展,并能够更好地提升信息化治理水平。各盟校应秉持合作共赢、避免对抗的原则,加强沟通与交流,优势互补,以强带弱,彼此促进,实现互联互通、共享共治,避免走无谓的错误道路,浪费资源。

五、结语

相较于美国高校,我国高校CIO体制的发展整体上存在起步晚、基础薄弱等劣势,但也具有较强的后发优势。美国高校CIO体制发展的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同时,其发展过程中的失败教训也不容忽视。我国高校在设立和发展CIO体制时,需要客观、全面地分析学校的实际情况,探索适宜的发展思路,在系统规划的基础上“谋定而后动”。体制的更新换代是一个复杂且艰难的过程,因此,对于每一所高校来说,其CIO体制的设立需要立足于实际情况,在实事求是的前提下稳中求进地发展CIO体制,切忌急功近利,盲目追求速度,否则,或可能沦为一场华而不实的理想主义实验。

[1][9][10][11][12]史海艳.美国高校CIO体制发展研究[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15.

[2]左美云.CIO知识体系指南[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04.

[3][4]陈爱琴.大学CIO体制建立与发展研究[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05.

[5]王左利.CIO:变革时期的新角色[J].中国教育网络,2009(11):8-10.

[6][7]PENROD J I,DOLENCE M G,DOUGLAS J V.The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in Higher Education[R].Boulder:The Association for the Manage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Higher Education,1990:10-30.

[8]WAYNE B A.Portrai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Leaders in Higher Education:2008 study of the Higher Education 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Roles and Effectiveness[EB/OL].(2008-04-25)[2020-07-16].https://www.league.org/sites/default/files/private_data/imported/occasional_papers/0708.pdf.

颜荆京(1981—),女,河南三峡门人,讲师,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

汪基德(1962—),男,河南固始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教育技术基本理论、基础教育改革;

冯瑞茹(1996—),女,河南周口人,硕士,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

朱凡(1997—),女,江苏扬州人,硕士,研究方向为信息技术教育;

李钦芳(1998—),女,河南郑州人,硕士,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