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社区电商”辩:互联网企业为什么不能卖菜?

2020-12-15 17:12:54
彭波
文章摘要: 社区电商的模式,可以更精准的实现区域性特色农产品的大量销售,也可以培育地域性商品的标准化和品牌化,是巩固脱贫成果非常有效的渠道。

一张谣言的截屏图片,把社区电商及互联网平台卖菜的网络舆论,推到风口浪尖。

社区电商遭到非议,互联网平台卖菜成为“罪过”,扣的帽子也挺大:不应该剥夺菜贩子的生存权利!

这些质疑,在今天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有可以理解的缘由。不过,我们不能被情绪左右,也不能被道德绑架,应该本着科学的精神,先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社区电商是网络购物进入社交网络时代的必然产物,也是网络与社区实体小店结合形成一种新零售的尝试,是一种新型电商模式。社区电商的出现和兴起,与社交网络的普及特别是社区团购的红火有关,很大程度上也与社区实体小店的困境有关。在网络购物的冲击下,线下的实体小店经营上越来越困难,甚至难以为继,关门停业的也不少。社区电商的先驱者“兴盛优选”的创业团队,先前大多参与过线下实体连锁超市“芙蓉兴盛”的经营,对于实体小店的困境感受真切。

某种意义上,正是这种困境,逼着“兴盛优选”的创始人想到用互联网来拯救实体小店,开始走上了社区电商之路。由于切中了市场的痛点,这种新型电商很快受到市场和用户的欢迎,“兴盛优选”得到迅猛发展,增长速度不可思议,公司营业额:2018年1亿,2019年100亿,2020年300亿,预计2021年600亿。“兴盛优选”的成功,吸引了投资商,也出现了效仿者,一时间风声水响。这是互联网的奇迹。

我曾经说过中国互联网发展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国家每遭遇一次重大灾难,中国互联网就会出现一次腾飞。“新冠肺炎”的爆发,全民宅家,举国停摆。此时,商店关门,小商小贩销声匿迹,而直接从生产者和农户手上拿货,通过社区实体小店直接送货到用户手上的社区电商,成为社区居民日常生活的依靠。可以说,抗疫成为社区电商快速发展的助推器,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后,社区电商立即成为各大投资机构的新宠,大量资金涌入,许多互联网平台重兵进入。让人意外的是,刚刚从疫情中缓过劲儿的人们,突然想起了菜贩:这些人要被互联网干掉吗?他们怎么活?

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消除信息不对称,消除过去不必要的“中介”,直接连接生产者与消费者。这种情况并非始于今日,网络订票,互联网消除了“票贩子”;网上挂号,互联网消除了“号贩子”;新媒体崛起,互联网消除了“报贩子”;网络购物兴起,互联网消除了批发商……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见面,少了流通环节的费用,生产者更加实惠,消费者更加便利,这是互联网给亿万中国民众看得见的红利。

我们在“心疼”菜贩子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心疼”一下菜农、“心疼”一下城镇居民、“心疼”一下自己?我们从悲情的“中间环节”跳出来,仔细考察一下社区电商的供给侧、需求侧以及中间环节。

我们看看社区电商对供给侧所做的事情:

首先是改造城乡供应链。一方面社区电商促进农业集约化和标准化。集中且大规模的履约是社区电商的一个特点,在农产品方面就需要在源头上更加基地化和标准化,这样才能更好的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对中国农业的现代化无疑是一件大好事。另一方面社区电商实现从“先产后销”到“以销定产”的变革,中国开始迈入“订单农业”。依托大数据技术,将彻底改变现有的产销模式,打造从爆品开发、精准备货到无忧销售、塑造品牌的全程、全链条的产销模式。城乡供应链的改造升级,将提升供应链的生产效率、降低产销成本,实现消费者、供应商和平台的三方共赢,也有利于消除城乡差别,实现社会公平。

其次是促进乡村振兴,巩固脱贫成果。社区电商的模式,可以更精准的实现区域性特色农产品的大量销售,也可以培育地域性商品的标准化和品牌化,是巩固脱贫成果非常有效的渠道。社区电商平台有效实现对乡镇以及农村市场的渗透,实现“今日下单,明日自提”服务模式在下沉市场的普及,打通“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的最后一公里。许多从来没有吃过海鲜的村民尝到了海鲜,远在外地打工的子女,通过社区电商让他们对家人的关爱触手可及,让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如今有了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第三是促进就业。社区电商从入仓、分拣、打包、搬运、配送,到二次分拣、配送,其间会产生巨大的新增就业机会,包括装卸工、分拣员、司机、配送人员等等,仅兴盛优选一家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美国十年前有科研机构就发表过研究报告:一项新兴信息技术出现后,每摧毁1个就业岗位,就会创造1.7个就业岗位。这些年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验证了这一点。

四是完善冷链物流布局。生鲜商品是社区电商重点经营的品类,其配套的冷链物流体系必然会与之同步发展,进而将推动冷链物流在全国范围内的普及和升级,实现从省会城市、到地县级城市、再到乡镇甚至是农村的全程冷链覆盖。这不仅将有效确保生鲜商品的品质,保障食品质量安全,推动冷链物流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还可以提高农户的收入。

互联网消除中介,不一定对中介就是坏事。此次社区电商“卖菜”对个体菜贩会有影响,但实际上并不会带来伤害。

个体菜贩并没有被“消灭”。在卖菜方面,目前实际情形是多业态并存。此前大型综合性商超出现,就已经分流了去菜市场买菜的人群。在我国,基于经济发展水平、居民消费能力和道路交通建设不均衡、各地生活习惯差异较大等因素,再加上生鲜等商品具有极强的地域性,在零售业态上,未来将是综合性商超、社区生鲜店、便利店、菜市场、路边摆摊和线上买菜等多种业态并存,个体菜贩还会有一席之地。

个体菜贩可以转型再就业。在社区电商重塑城乡供应链的过程中,会为个体菜贩们提供创业和就业的机会。他们可以去包地做种植养殖,也可以去开发小而美的特色产品,还可以以工人的角色参与到各个生产环节中去。个体菜贩还有一个出路:去开社区小店。

社区电商没有完全消除中间环节,而是把社区实体小店作为终端,通过“预售+自提”的商业模式为用户提供购物服务。事实上,社区电商的兴起拯救了处境艰难的社区实体小店。从一线调研的数据看,社区电商可以为实体店带来了两份收入:一个是线上订单的提成,月均3000-5000,效益好的门店可以月入过万;另外一个是消费者到店自提时,会在线下门店产生二次购买,二次购买的转化率约为20%。据统计,在中国,需要被帮助的实体便利店多达680万家,其背后至少是1000万人从业人员。这些人的生活将会因为社区电商而变得更好。

至于需求侧消费者这方面的好处,一目了然。一是实惠,消费者买到的商品平均便宜20%;二是便捷,当日23:00截单,次日中午大部分消费者可以拿到货品,食品的安全性还有保障;三是自主,农户以销定产,用户按需下单,全品类精选,满足消费者多元化需求。

互联网是20世纪人类社会最伟大的基础性科技发明,互联网的发明,标志着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社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普及,正在引发前所未有的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社会革命。既然是“革命”,我们过去许多熟悉的、习惯的事情会变得陌生,我们过去许多固有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可能需要重塑。

我国是全球信息革命的后来者,错过工业革命带来刻骨铭心教训的中华民族,以最大的热情拥抱互联网,我们是互联网最好的学生和最大的受益者。但我们依旧是同时推进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的国家,我们处在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过渡阶段。

我们应该逐步学会用工业社会的眼光,看待工业社会的问题,用信息社会的眼光看待信息社会的问题;也应该逐步学会用工业社会的方式,处理工业社会的问题,用信息社会的方式,处理信息社会的问题。互联网是推动我们经济社会前行的先进生产力,我们应该热爱,应该珍惜,应该助力,应该呵护。

对于互联网产业发展出现的阶段性问题,相信“无形的手”会进行有效的调节,相信“有形的手”会进行有力的约束,相信社会的监督和舆论的力量。互联网治理,真谛就是各利益相关方强有力的合作和行动。

尽管互联网发明已有51个年头,它依旧是一个新生事物。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的出现,都有一个需要不断完善的过程。这一场声量颇高的对于社区电商、对于互联网平台卖菜的讨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这些质疑,提醒我们的互联网企业不要忘记底层老百姓生活的艰辛,不要忘记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兼顾公平,不要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

而且,这些逆耳忠言提醒我们有实力的大型互联网企业,继续在互联网应用层面提供更多更优服务的同时,可以考虑在互联网核心技术上施展拳脚,有所作为。正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所言:“‘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