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互联网+”发展战略不断深化,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不断被影响、改变甚至颠覆,实体经济、生产制造、生活服务等各个行业都积极拥抱互联网,利用网络平台和信息技术改造、升级传统业态和商业模式,实现创新发展。

一是分享经济兴起成为经济发展重要动力之一。分享经济是新一轮互联网大潮的显著标志之一,其本质就是“不求拥有,但求所用”。包括产品分享(如滴滴出行)、空间分享(如Airbnb)、知识技能分享(如猪八戒)、劳务分享(如58到家)、资金分享(如京东众筹)、生产能力分享(如淘工厂)等。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万9千亿元。

二是互联网平台带来大量新型用工。当前,中国分享经济领域平台型企业员工数约500万人,参与提供服务者约为5000万,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总人数超过5亿。可以说,平台型企业用1个员工开发了9个工作机会(岗位),撬动了100个人参与其中。

三是人工智能应用发展正让“智能力”取代“劳动力”。人工智能以大数据为基础,通过运用智能化工具改善服务水平,使用户订单被更有效率、更精准地处理和匹配,提升用户体验。一家开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企业,在高校开发智能数据系统记录大学生4年期间的学习实践轨迹,等毕业找工作时,人工智能系统根据数据可以自动匹配符合其兴趣、知识、能力的工作,为其进行就业介绍和指导。

四是灵活与共享成为企业用工和劳动者就业新趋势。分享经济的发展带来的是人力资源的灵活就业与平台企业的“共享式”用工。“互联网+”打破了传统的“全时雇佣”和标准劳动关系,给劳动者个人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谋生方式,人们不必依托组织即可供应自己的劳动力和知识技能,使得拥有弹性工作时间的个人和缺乏弹性劳动力及相应知识技能人才的企业均能利益最大化。

“互联网+”时代的趋势归纳起来就是共享化、灵活化、智能化,人力资源服务业也深受“三化”大趋势的影响,呈现出业态模式调整和商业模式创新的特征,即人力资源从唯我独有变为社会共享,劳动用工从固定为主变为灵活优先,匹配工具从人为处理变为人工智能。

一是把握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趋势。在当前“互联网+”时代下,劳动力市场灵活性不断增强,突出表现为平台型就业、自主型就业的“平台+个人”就业形态。每个人依托一个平台就可以实现自由、自主的就业,这与之前有着颠覆性的变化,个人可以自由选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做什么工作。北京的微工网是一家提供劳动力共享O2O的平台,用工企业通过平台发布需求信息,个人利用平台寻找零工机会,人力资源供需匹配完全在平台上实现。个人通过手机客户端可以实现类似全职工作的“全时就业”:早上为美团早餐提供零工服务,到早餐点派送早餐;中午接受百度外卖的工作任务,负责送餐;下午负责外送下午茶;到了晚上则去超市做促销工作。劳动者依托一个平台为3、4家企业提供服务实现8小时工作。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必须认真研究把握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的发展趋势,改变对人力资源的供应思维。一直以来人力资源企业都是要为其他雇主或为自身招聘到合适的人,为此需要付出巨大的搜寻成本、匹配成本、管理成本;而如今只需要知道这个社会上存在适合的人,然后通过建设平台、增强平台粘性、做好平台,合适的人自然会来找你。滴滴在全国使用了1500万的司机,并不是他们去搜寻这些司机,而是这些司机来寻找平台。

二是寻找市场痛点、发挥传统优势。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进入人力资源服务领域,就是因为传统人力资源企业的经营模式并没有完全解决掉市场痛点,还有大量的客户需求存在,才使得互联网公司发挥了自身优势、不断开拓本领域。今后人力资源服务业的竞争将愈发激烈,人力资源服务企业要积极做好行业细分,在不同领域、在自身优势领域精耕细作。要以市场痛点为导向,不断最大化和创新化自身价值,同时充分利用好传统的线下优势,包括区域优势、人脉优势、客户资源优势,发挥线下管理经验。此外还要不断探索和创新商业模式,积极突破原有模式,要敢于否定自我,要颠覆传统思维,考虑如何做到“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的商业运营模式。

三是打造人力资源用工平台2.0版。1.0版的平台是免责的平台,需要做的仅仅是提供信息的交互和匹配;而2.0版的平台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比如“类雇主职责”“品控职责”“监管职责”。好的平台要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必须要做好各环节的把控和监督,提升用户体验。平台2.0版本还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机遇,能由机器做的就让机器做,一方面节省人工成本和时间成本,另一方面可以增强匹配的效率和精确度,提升用户体验层次。另外还要注重对数据的挖掘,让数据实现更大价值。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往往会接触十万级、百万级的数据,这些大数据背后都有丰富的信息价值,企业要探索大数据的商业模式,发现大数据的商业价值,要真正把数据转换为财富。

HR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