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我们的时代!

2011年,可以说是中国SAAS的元年。和中国飞速发展的互联网一起并肩前行的互联网初创公司,赖以生存的关键都是客户/用户忠诚度,依靠信任建立起自己的生存空间。而SAAS的本质,就是互联网生态。

任何人,在任何时期,都会对任何新事物,产生任何原因的排斥心理。但是互联网容不下任何排斥,互联网代表一个新时代,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所以,SAAS+财税秒杀传统代理记账,效率是传统代理记账的10倍效率,一点也不夸张。互联网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正在悄悄改变财税行业的业态,就是依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赋能,逐渐模糊了2B和2C的界限,让以前不可能实现的业务,变得简单易行。模糊的业务边界,为财税从业人员和服务公司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也提出了更多的挑战。

01、SAAS进化史

从2008开始,云计算技术开始走进大众视野,2008年云计算明确了SAAS、PAAS和IAAS的三层框架。这是SAAS的初期,阿里云就是2009年建立的。同时代,3G和移动端普及,电信运营商如中国移动砥砺前行,在激战、设备、渠道纷纷发力。

2011年,一个“庞然大物”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走向了SAAS身边,带来了SAAS发展的黄金时期,这股力量叫做“资本”。资本开始和互联网抱团,发力SAAS市场。

尤其是2014年,资本的热度达到了极致,变得极其不理智、盲目跟风。互联网企业齐聚企业软件市场,微信推出企业号,阿里推出钉钉,百度李彦宏称企业级软件是未来的趋势。大量的SAAS创业项目出现,大量的创业者在资本的疯狂下变得盲目自大。

狂欢之后就是末日,到2017年,资本开始变得理智,投资人由项目跟进变成观望状态,SaaS企业融资困难,这时创业者才逐渐从关注估值回到关注价值本身。

实际上,为企业软件指明新路的契机,是2016年美团和二维火大战,导致2C和2B的边界变得模糊,行业发展的无限可能性开始形成。这就是2019年以及以后,SAAS发展看到的新世界。

02、企业服务的真相

每一次经济下行会给企业软件市场带来机会,巨头的推动效应也加速了企业对企业软件的认知,缩短教育市场的周期。但是,现在的SaaS市场已经不再只是企业软件了,而是企业服务。能够兴起的不是软件,而是服务。

以往创业者更多会更关注估值,而现在关注的是实现客户价值。关注估值是浮躁的,很难让创业者回归初心。在企业服务市场,时刻关注客户价值才有可能看到春天。

中国企业工商执照发了超过一亿张。中国有个体户5000万家,有小微企业3000万家,有中小企业500万家,中小企业以下规模总共超8500万,占全部数量的85%。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平均寿命是3-5年,却接纳了中国90%的就业人口。可以说,企业服务的根本就是对人的服务,对近6亿人群(中国18-60岁适龄劳动人口约6.5亿人)的服务。这6亿人为社会和公司创造价值,也是企业服务公司的衣食父母。

而迫使企业服务高速IT化的契机,恰好是近几年全国从上到下高喊的“人口红利消退论”。原因很简单,服务企业的公司也要靠人口红利,做服务的人群也减少了。人口红利消退是全中国的大趋势,要么提高单个人口素质,要么用科技手段弥补人口素质的不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三五年搞技术相对比较可行。所以,全社会发力互联网经济,这是被逼出来的大势所趋。

如今,中国企业发展的潜在红利就是“规模效应”,一个产业本来发展很慢,突然在两三年之年集中突破,用时髦话讲就是“大力出奇迹”。原因也很简单,中国的整体规模庞大,各行各业动起来都需要巨大的“势能”,但是一旦开动,那就是摧枯拉朽的效果,这个势能就是“国家战略”,例如:中国制造2025、5G、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等,家国大事,不可不为。2018年打响中美贸易战,恰逢国外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大搞开源,国内的云计算产业本着中国特有的“先借鉴再创新”精神,天时地利人和具备,立刻击穿市场不是不可能。而中国的SAAS,刚好赶上了这阵东风,也被这风口推着向上飞。

03、客户变友商

对于税务SAAS来说,营改增和金税三期是其发展的关键节点,其核心就是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应用普及。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证明了大数据的重要性。但是中国庞大的用户规模和市场规模不是哪一家企业能够吃掉的,最多只能在漫长的供应链上占据一段,这时候会形成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局面——客户变友商。对于企业而言,自己的产品品牌成为其他品牌产品的构成要素,主客之别的模糊导致制约力量稀释。这时候,用高科技建立平台,整合他人的资源,成为了互联网企业的共同选择。而本身就是企业管理服务特性的SAAS,平台属性几乎是天生的属性。

欧美日的市场走的是托拉斯路线,即由许多生产同类商品的企业或产品有密切关系的企业合并组成,旨在垄断销售市场、争夺原料产地,以获取高额垄断利润。参加的企业在生产上、商业上和法律上都丧失独立性。可是这一套在中国行不通,因为市场规模,直白一点就是人口基数和需求量,托拉斯形式的高度垄断一定会被中国市场规模撑到“爆体而亡”。

2B和2C界限的模糊,就是市场倒逼供应链的结果。对企业来说,可以也是可以被利用的生产资源,与其定位成客户,不如定位成友商,整合资源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占领资源的实用性。将财税的内核装入SAAS的皮囊中,插上企业服务的翅膀,财税SAAS平台不得不火。

04、大客户开始拥抱SAAS

从2017年开始,大数据透露出一个新信号: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开始寻求SaaS平台的服务和解决方案。

大公司一向对SAAS平台有两点顾忌:数据计算能力和数据安全性。但是事实证明,SAAS的核心客户从小微企业向大中型企业转移是形势所趋。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对管理成本的精算和管控,SAAS是最好的选择之一。这也承认SAAS运算能力和安全性的明显表态,市场用订单投票。

直接提高一线业务的效率和灵活性,成了大公司使用SAAS的最直接的原因,SAAS的作用是抓取前台数据,又可以接触外部数据,汇聚业务信息,连通中台,最终将数据进行沉淀分析。对于有远见的公司,数据就是情报,对未来竞争有着扭转乾坤的作用。

而从产品本身来看,SAAS是在通用性和个性化中间找到平衡。通用性意味着软件可以打通更多的客户需求,这是“量”;而个性化则是满足不同客户间的不同需求,这是“质”。

例如对于同一款人力资源管理型SAAS平台,管理者希望得到员工日常填报的信息越多越好,而员工则希望越简洁越好。用户需求就是SAAS平台开发者的重要矛盾,但是如果能完美平衡,也是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不管如何,SAAS最终解决的都是“钱”和“人”的管理工作,传统工种靠人的体力、精力和规模来管理这两项,但是钉钉、企业微信提出了“管人”的新办法,营改增和金税三期的国策逼着企业高效去“管钱”。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是效率问题。

05、SAAS的风口来了

BAT的三大佬们一直认为,2018年后是SAAS的风口,不仅仅是黄金年代那么简单,风口的意思大家都应该懂得。简单分析一下不无道理,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资本回归理性,虽然这会导致企业输血速度的放缓,但会更关注企业服务的本质,关注商业模式本身,关注实现用户价值。脑子是个好东西,资本有了,创业者就必须得有。

其次,SAAS的两个基本热点就是人力资源管理和财税管理。人力资源和经济下行有很大的关系,员工需要解决自己的工作需求,企业需要精细地管人,共同的选择都会导致人力陈本的降低。而财税SaaS的火热和政策的收紧有直接关系,在企业合规刚需推动下,财税火了。

再次就是客户和企业都日渐成熟了,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为真正有价值的产品买单,企业也比较在意研发出好的产品。之前打信息透明差的营销套路越来越被摒弃,信息透明也倒逼企业必须重视研发、重视产品价值本身。

结语:中国的SAAS可从前身来说是从ASP发展而来的,企业管理系统也是外企带来的舶来品。但是真正发展出现在的火热形式,还是基于中国自身互联网的发展,基于与计算和大数据的积淀。从市场规模角度,也远超欧美日的范围。中国SAAS平台行业的崛起没有可以直接借鉴的经验,但是也充满了成功的起飞港。所以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确实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